您的位置: 黑龙江信息网 > 娱乐

武之神域 第十六章 巧遇

发布时间:2019-09-25 18:52:12

武之神域 第十六章 巧遇

唐战跟在其他武者身后,排队接受检查,进入军管区的人都会受到盘查,没有明确的理由,或者没有武馆许可,武者连军管区都无法进入。

轮到唐战的时候,两名盘查的军人同时一愣,诧异的打量起唐战,唐战的表情完全不像之前的武者们那样沉重,而且也太年轻了。

直到唐战露出手上的通讯器,两名军才肃然起敬,他们敬的不是唐战,而是武馆的身份。

唐战还不知道,这款通讯器不仅是武馆高层配备的通用设备,它还是武馆人员的身份证明,而且在武馆中还要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两名军人取出一个类似扫描仪的东西,覆盖在通讯器上,滴滴声后,其中一人説道:“第九区武馆人员唐战,特许进入资格。”

两名军人面色一整,让开位置,向唐战行了一个军礼,这让唐战更加摸不着头脑。

他从没有和军人接触过,但在武馆通讯器的资料库里,也查阅了不少文献资料,在对抗变异兽的过程中,武者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同样的,还有更多的普通军人,时刻战斗在基地城市外围。

明面上,联邦进入和平时代,人类与变异兽处于僵持阶段,但实际上,僵持也正是相互攻击的另一种説法,每一年为了基地市内部的和平,都有大量普通军人永远倒在战斗的第一线。

唐战对军人产生了特殊情感,想不敬佩都难,在他看了大量文献后,也才真正明白,人类与变异兽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仇恨。

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只有当一方彻底被粉碎,这场长达两千多年的战争,才会真正结束。

他充满敬意的看了两名军人一眼,迈步进入军管区,此时天色仍暗,进入荒原,起码也要等天亮以后。

漫无目的的跟着武者人流前进,慢慢的他耳边的声音嘈杂起来,没有了刚才的秩序井然,仿佛突然从寂静幽暗的森林走入闹市。

前方一片灯火辉煌,这是军管区中一片极为特殊的地域,自由武者们的聚集地,醉生梦死的地方。

自由区,唐战在资料库里看到过资料,这里自由武者云集,也是最没有道德底线的地方,龙蛇混杂,毫无秩序可言,在这里,没有联邦军警维持治安,它有自己的规则,强者为尊。

联邦成立两千年,不是所有武者都属于联邦管辖,其中一部分自由散漫,不服管束,除了在联邦发布征召令的时候,会出面为全人类作战之外,大多数时候都不受联邦管辖,因而也称为自由武者。

在教科书上,形容自由武者,就是一群野蛮人的代名词,他们野蛮暴躁,粗鄙不堪,除了有一身不俗的实力外,一无是处。

唐战走在街道上,自由区的一切,对于从小生活在安逸环境的他的説,处处都充满好奇。有女性武者穿着暴露,当街拉客,有长着络腮胡子的雄壮大汉,带着打手收取保护费,他现在所有见到的一切,在基地市内部根本不可能出现。

正盯着络腮胡子的前进路线,忽然,唐战面色一变,在这样的地方想不到也会遇见熟人,一个二十多岁的赤膊少年,面容刚毅,在地摊前大声吆喝,贩卖地摊上的物品。

“岩哥?黄岩?”唐战愣了一下,“他怎么会在这?”

正当唐战想上前的时候,络腮胡子恰好也走到了黄岩的地摊前,黄岩面带着微笑,一溜小跑,来到络腮胡子面前,打个哈哈,説道:“各位大哥,小弟初来乍到,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説着,黄岩把手里一些薄薄的圆形金属片,递到络腮胡子面前。

唐战知道,这金属片叫银币,自由交易区的特殊货币,每一个的购买力在这片市场上都相当不俗

“操,你小子打发叫花子呢

武之神域  第十六章 巧遇

?”络腮胡子看了眼银币,不但没有收起,反而立刻叫嚣起来,身手推向黄岩。

唐战身形一动,打算上前相助,不管怎么説,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黄岩给指diǎn了一条明路,哪怕这条路最终,是以完全废掉为代价,不可否认,如果没有黄岩的帮助,他的父亲不可能支撑到现在。

然而,他才刚刚迈步,立刻又停了下来,原本挂满笑容的黄岩,脸上瞬间变得冰冷。

“给脸不要,那你去死好了!”黄岩低喝一声,一条手臂仿佛幻影一般,抬手切在络腮胡子的咽喉处,速度之快一闪而逝。

络腮胡子原本实力不弱,但因为事出突然,根本没想到黄岩会突然翻脸,中招之后陡然瞪大双眼,满脸不甘的缓缓倒下。

周围的人大声惊叫,没有想到一个魁梧少年,当众击杀了络腮胡子。

络腮胡子带来的打手们,愣神之后,迅速欺向黄岩,展露出的实力,每一个都达到中阶武士的程度。

黄岩目光中露出冷冷的嘲讽,瞬间动了起来,仿佛无数人同时出手,几乎是在一刹那间,打手们先后中招倒地,痛苦呻吟。

唐战远远看着这一切,在此之前他绝对想不到,印象中只是孔武有力的黄岩,本身实力竟然到这一步,初阶武师,这实在难以想象。

就算他知道,一旦联邦学生进入高校,开始修行玄元诀之外的其它功法,实力增长会进入第一个爆发期,短时间内把之前的积累,全部转化为境界实力。

此时,见到黄岩的初阶武师实力,他虽然惊讶,但还不至于震撼。

当络腮胡子带来的人全部躺在地上,黄岩不慌不忙的收拾起自己的地摊,显然已经不打算继续摆摊了。

“霸龙这次栽倒家了,惹谁不好,竟然惹到这个煞星,这家伙才来七、八天,已经杀了不少人了。”路人的议论声传入唐战耳中,他反而不急于上前相见。

“可不是吗!常兴帮这次损失了霸龙,这块地盘怕是保不住了!”有人附和説道。

立马也有人提出不同意见,反驳道:“那可不一定,你们可别忘了,常兴帮两大极限武师,在这块地盘,绝对属于强大势力。”

唐战听説过极限武师,原本武师dǐng峰之上就是武宗,然而也有一些武师达到dǐng峰之后,因为各种原因,终身没有突破的可能,但他们也仍然在坚持修炼,实力远在武师之上,却又不能与武宗相比,这样的人就被称为极限武师。

这种人大多自暴自弃,抱着活一天算一天的态度,因而战斗中最为凶狠,“黄岩惹到这样的人物,看来麻烦不小。”唐战心中暗想。

他又想到黄岩刚才的狠辣无情,恐怕早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也没有畏惧的意思。恍惚之间,唐战对武者两个字有了新的认识,对自由区,对荒原也有了另外的感觉。

唐战经历不少困难,但在武者来説,其实仍属于在温室里长大,未曾经历生死,这也是常年战斗在荒原地带的武者,对联邦武者的普遍看法。

就算经历实战课对练,在动辄分出生死的战斗中,连小打小闹都算不上。

联邦武者看待自由武者,视为野蛮暴徒,而自由武者看待联邦武者,也如温室中的花朵。

“嗨,唐老弟?想不到在这儿见到你!”唐战怔怔出神,肩上扛着一个大包裹黄岩,已经发现了他,并且大声的打招呼。

黄岩的眼神里露出强烈的好奇,作为经手唐战元珠的人,没人比他更清楚唐战的情况,然而,既然在这里遇到,那么也只有一个可能,唐战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还保留着武者身份,并没有彻底废掉。

“相见就是有缘,走吧,哥哥带你喝酒去,这地方我熟!”黄岩没有过问唐战的情况。

在黄岩心里,唐战以武徒境界凝练元珠,绝对属于天才行列,凝练元珠而没有彻底废掉,更加机缘逆天,而且,唐战为了父亲,自废修为,也更加值得欣赏,虽説是为了亲人,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

黄岩很自然的搂着唐战的肩膀,不容他拒绝,半拖半拽的带着唐战离开。

两人来到在一处七层高饭店前,黄岩才松开唐战,説道:“你这是打算进入荒原地区?”

“是啊!”唐战diǎndiǎn头,这本也不需要隐瞒。

黄岩露出羡慕向往的神色,却一闪而逝,豪爽的叫道:“哦!那正好,我在这里有熟人,介绍你加入他们小队,绝对比你一个人进去要强的多,至少安全上有保障。”

唐战本想拒绝,但想黄岩毕竟一番好意,勉强忍住没有开口,随即手臂一紧,已经被黄岩拉住,向饭店大门走去。

“见见就见见吧,至于加不加入,到时候再説吧!”唐战脚下移动,心中暗想。

自由没有昼夜之分,所有店铺都是全天营业,对于不知道下一刻生死的自由武者来説,谁愿意把大好时光浪费在睡觉上。

进入饭店,黄岩一把拉住一个服务人员,问道,“天火在不在。”

服务人员本想发火,但听到天火的名字,却立即安奈火气,试探的问道:“您是火哥的朋友?”

“小子废话真多,没错我就是来找天火的,不过我不是他朋友,而是他兄弟!”

“哦,火哥的兄弟!”服务人员露出谄媚的笑容:“那您来的正好,火哥在七楼包厢!”

沈阳好的牛皮癣医院
沈阳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沈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沈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沈阳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