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黑龙江信息网 > 历史

滬炒貨企業與家樂福談判未能

发布时间:2019-11-08 23:04:34

沪炒货企业与家乐福谈判未能

沪上炒货商叫板家乐福成了近日申诚街头巷尾的热点15日,沪上多家着名品牌炒货商已经开始停止向家乐福供货 “我们再也不能沉默了我们已经决定,从6月14日起,上海炒货行业麾下的11家会员单位集体向家乐福大卖场停止供货”上海炒货行业协会秘书长陈恩国在与家乐福谈判破裂后的第一时间,向披露了该行业协会的决定这标志着,这场沪上大卖场向供货商收取高额附加费而导致的纠纷,最终以没能达成“双赢”协议而告结束 高额附加费令众多供货商敢怒不敢言 在采访中了解到,近年来,炒货行业的供货商对家乐福收取高额附加费怨声载道,但他们全都敢怒而不敢言 沪上有家着名的品牌炒货企业,他们一年在家乐福的销售额高达1200万元,但由于家乐福高额的收费,致使该企业每年因此亏损100多万元无奈,该企业只能通过裁员以降低成本,然而,即便企业每年减员100人也无法补上亏损 更耐人寻味的是,这家企业的负责人希望不要公开企业姓名,他们“有难言之隐” 上海炒货行业协会谈判领导小组负责人陈恩国向罗列了家乐福各项不合理的收费——法国节日店庆费:每年10万元;中国节庆费:每年30万元;新店开张费:1-2万元;老店翻新费1-2万元;DM海报费:每年2340元,全国34家门店就是7.956万元,一般每家门店每年要印10次海报,就是79万元;端头费:每家门店2000元,34家门店就是6.8万元;新品费:每家门店进一个新商品要1000元,34家门店就是3.4万元;人员管理费:每人每月2000元;堆头费:每家门店3-10万元;出厂价让利:销售额的8%;服务费:占销售额的1.5%-2%;咨询费:约占2%;排面管理费:2.5%;送货不及时扣款:每天千分之三;补损费:产品保管不善,无条件扣款;无条件退货:占销售额的3%-5%;税差:占5%-6%;补差价:在任何地方只要发现一家商店炒货价格低于家乐福,就要给予家乐福相当数额的罚金 炒货行业是一个附加值很低的行业,家乐福向供货商收取如此多的附加费,其造成的后果是,给家乐福供货的炒货企业没有一家是赢利的上海炒货行业协会会长为算了一笔账,一斤瓜子如果有1元钱利润,则农民应该得到1角钱,供应商应该拿到1角,家乐福可以拿到8角钱但目前的现状是,家乐福要拿到1.2元假如上海其他大卖场也像家乐福那样跟风追加附加费,那么炒货企业“玩”不了多久就会一个个全完蛋 马拉松谈判令人费思难解 为维护本行业企业的正当利益,上海炒货行业终于挑头站了出来去直面家乐福高额附加费的问题 上海炒货行业协会是全国首家成立的炒货行业协会,现有会员单位52家,其中炒货生产企业就有30多家,其麾下的企业不仅已覆盖全国所有的炒货品牌企业,会员单位中还有安徽的“恰恰”、“小刘”,兰州的“正林”,浙江的“姚生记”、“大好大”,江苏的“阿里山”,上海的“三明”、“台丰”、“九香”、“上海五香豆”等着名品牌尽管,全国共有5000多家炒货企业,但加入上海炒货协会的企业的销售量独占鳌头据统计,会员企业中,6家企业在上海的市场销售量占全市销售总量的75%,10家企业的市场销售量高达全国销售总量的85%以上 客观地讲,上海炒货行业协会可以算是目前国内惟一可以代表全国炒货企业的行业协会 上海炒货行业协会秘书长陈恩国告诉,协会与家乐福对附加费问题进行谈判,是通过协会开理事会一致决议通过的目的是想就此取得在商业竞争中的“双赢”4月22日、5月1日,上海炒货行业协会先后两次向家乐福发出中文谈判邀请函,其中列出4方面的问题11个但家乐福迟迟不作回复 5月6日,家乐福中国商品部总算有了反馈:“请贵协会传真一份英文件” 5月7日,上海炒货行业协会迅速将4月22日与5月1日的两份邀请函翻译成英文传真给家乐福 5月8日,上海炒货行业协会突然又接到家乐福一工作人员的,说英文看不懂,要传中文 5月9日,上海炒货行业协会再一次传真中文邀请函 5月12日,家乐福终于传来了一份英文函,奇怪的是这封英文函居然没有对是否接受上海炒货行业协会谈判作出答复 5月16日,上海炒货行业协会再次发出一份措词较激烈的要求谈判的信函 5月17日,家乐福复函上海炒货行业协会,同意在总部进行谈判商议附加费事宜但就在当天下午,家乐福又来传真,更改上午约定的会议地点及参与谈判的主要负责人,仅同意上海炒货行业协会与其下属的华东区总经理谈判,地点则由总部改到武宁路的家乐福店 秘书长陈恩国对此很有想法他认为,上海炒货行业协会从4月22日发出邀请函开始,每次都留出一周的时间,以便对方任选一天;地点也由对方选定;与家乐福谈判的代表则是该协会的正副会长与秘书长显然,家乐福对谈判缺少诚意更让秘书长陈恩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此马拉松式的反复传真期间,家乐福竟有人出面威胁上海炒货行业协会下属的某些着名企业,迫使他们去家乐福签订下一年的新合同,如不“听命”,就马上关闭条码,或者中止合同,或者清理出场陈恩国认为,作为一家颇有国际影响的大卖场在私下玩弄这种手段实在不足取 5月22日,上海炒货行业协会终于与家乐福举行了首次会晤陈恩国递交了4个方面11个条款商洽的意见书家乐福出面的是华东区商品部经理史蒂文(中文名杜宏) 首轮会晤时间十分短暂,事后又杳无音信 5月29日,上海炒货行业协会再次发出邀请函给家乐福CEO,请求答复所有问题 6月3日,家乐福发出传真,同意双方进行会谈可半小时后,家乐福又来传真要改时间和地点,时间改在6月14日下午,地点在武宁路家乐福 6月14日上午,家乐福传真又来了,他们认为由于当天媒体已披露炒货行业叫板家乐福的,家乐福高层很重视,决定将谈判地点改在浦东总部 一切准备就绪,正当上海炒货行业协会负责人一行准备驱车前往家乐福浦东总部时,家乐福的传真又来了,说总部没空,谈判地点重新改回武宁路家乐福店,时间是下午3点 下午3点,谈判终于开始,家乐福代表史蒂文见面就说,这次会谈早在会前已结束,他责怪上海炒货行业协会向媒体率先披露了这次会谈的纪要,所以谈判已没有必要 上海炒货行业协会代表陈恩国严肃地指出,媒体披露是媒体自己的行为,与上海炒货行业协会无关他说,我们还是带着想双赢的目的来的你们可以不答复全部的11个条款问题,但部分条款是必须作出答复的家乐福增收17%供应商的税,但为何不开增值税发票……再例如,家乐福平时要货盲目,销不完又大量退货,使生产企业苦不堪言;平时送货,迟到一天家乐福就要扣违约金促销时,家乐福不仅要货急,而且还要供应商降价,退货时却不照进价退……对这些问题,家乐福应该有个说法 这场剑拔弩张的谈判持续了几小时 最后,史蒂文要陈恩国秘书长说明协会代表的是那几家会员,陈恩国一口拒绝陈恩国指出,上海炒货行业协会来此谈判就是代表所有会员 马拉松式的谈判终于破裂陈恩国当即告知史蒂文,上海炒货行业协会属下的品牌炒货企业从6月14日起停止向家乐福供货 “进场费”是家乐福的“舶来品” 无从考证但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副秘书长裴亮说,“进场费”问题是全世界工商关系话题,国外也有这样的争论“进场费”在超市、大卖场等现代零售渠道的利润构成中占有相当比重,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市场客观的供求状况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零售商一味地追求“进场费”,而非消费者的满足程度,让“进场费”缴得多、缴得高的进场,那么,最终它也终将被市场淘汰 和上海多家媒体几次与家乐福联系,要求采访、听取家乐福的意见,可家乐福拒绝接待 在采访中了解到,从昨天开始,品牌炒货供应商已停止向家乐福供货,这就意味着,消费者从昨天开始将渐渐在家乐福难觅品牌炒货了以后留在家乐福货架上的将是些什么炒货也就不言而语了 从“撤出”到“停止”,只是一步之遥假如矛盾再进一步激化,品牌炒货全部撤出家乐福,家乐福少的恐怕不仅仅是品牌炒货不仅如此,品牌炒货企业由此承担的损失,都将高达百万元以上如果这些企业就此一蹶不振,损失最大的可能就是这条产业链上的千百万农民兄弟这是我们谁也不想看到的多败俱伤的局面 有关人士告诉,其实这场炒货商叫板大卖场的争执,早晚终将爆发现在炒货行业是因为有协会出面,才打响了“抗争”的“第一枪”在这场争执中,行业协会发挥的作用的确不小,连家乐福首席谈判代表史蒂文禁不住惊叹,“我今天算开了眼界,你们的行业协会会这么有力” 陈恩国告诉,停止供货,仅仅是行业协会采取的第一步行动陈恩国认为,行业协会的作用就是为市场“正本清源”,从而保护企业和商家有序地公平竞争 他还告诉,不久,协会将在上海与那些合作较好的、收费上较合理的卖场、超市的高层人士,开一个规范合理供销双方合作双赢的研讨会,意在呼唤一个规范的市场 来源:劳动报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