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黑龙江信息网 > 游戏

玄荒蚩尊 第三十一章,风云将起

发布时间:2019-09-26 01:10:26

玄荒蚩尊 第三十一章,风云将起

苏蚩说完话的时候,围观的好事者中,有的人终于认出了他。

“苏蚩!他是苏蚩!”

人群一听到这个名字,头皮一阵发麻,凤鸣六害无恶不作,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地盘主场,苏蚩的主场就是这些勾栏风月之地。在这里谁敢不给他面子?凤鸣城戏院**的最大金主,最敢为那些倌人粉头一掷千金的纨绔豪奢之流,在这里不给苏蚩面子那就是**裸的挑衅。

当初在**里,苏蚩为了争风吃醋不知道打断了多少人的腿。有贵族公子的,有江湖豪侠的,也有商贾才子的,混迹在这个地方的人都知道,敢在美娇娘面前落了苏蚩的面皮,与跟他争女人是一个下场。

得知苏蚩身份的看客慢慢开始散了,来芝兰阙不是吃就是玩,都是图个乐子,没必要招惹这个不可理喻的家伙,凤鸣城里在**舞女面前与人争强的就此一位奇葩,谁都没法比!

李满已经汗流如雨了,苏蚩的大名如雷贯耳,谁知道那群跟乞丐一样的家伙和苏蚩能扯上关系啊,看着豪奴半死不活的下场,又听到苏蚩想打断自己一条腿,李满哆哆嗦嗦地跪到地上,双股间一阵恶臭飘散开来。

他家是商贾,背后也是有人,可是苏家他还真惹不起,不说他家,就连他背后的人都提点过苏家在苏伏枥父子三人离开后已经是强弩之末,等他慢慢衰落就行了,没必要正面冲突。

苏伏枥十年前独斗万华宗和戮神宗强者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谁也不知道那一战后苏府多了多少慕名而来的高手。大岐武神这个称号太有号召力了!

“苏……苏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大量,就饶了小人吧……”

刚刚还想知道苏蚩的名号有没有资格让他道歉,现在已经匍匐在地,吓得**了。

“老九,你怎么说?”苏蚩皱了皱鼻子,没想到自己的名头在**这种地方这么厉害,怎么装腔作势地唬了他一句就**了?

而且灵识可以感觉到刚刚的好事者中还有几个不弱的修道者存在,但那几人却如同避瘟疫一般,各自搂着怀里的姑娘灰溜溜的散了。

“这四个护卫我要废了,刚刚多嘴的那个,打死曝尸,挂到这个胖子家门口。”九元蟒像是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好好好!就按这位爷说的办,苏爷,你看如何?”李满先惊后喜,听到九元蟒的话如蒙大赦,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根本无视身边几位豪奴如若雷击的心情。

李满说罢,苏蚩见到九元蟒有意无意地瞟着李满神情极度不屑。这表情看来是想动手宰了他啊。

旁边的九元蟒似乎发现了苏蚩的目光笑了笑道:“我懂轻重。”说完捏着李满的胖脸道:“按我说的办是吧?好,这事交给你办了,若让我知道他们几个有一个人没事的话,老子就替苏爷断了你的第三条腿。滚吧!”

交给我?

李满一愣,满脸的苦涩,这几人跟了自己不短的时间,帮助自己扛了不少事,刚刚那位豪奴还替自己挨了顿打,若让自己下手,李满还真没那么残忍。

不过看到苏蚩的表情,李满还是乖乖带着几人走了,三位豪奴驾着受伤的豪奴跟在李满后面,一个个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胸腔一阵憋屈,却无从发火。他们知道刚刚的话是对他们作恶的审判,可是他们无从选择,李家掌握着每个人的资料,他们不敢跑,那样的话家人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自己被废的话,说不定主子会对家里人好一点吧?他们如是在想。

李满走后,苏蚩也没有逗留,对于徐娘的盛情挽留也笑着拒绝,芝兰阙重新恢复了先前的喧嚣,徐娘长吁一口气,今日苏蚩没有当庭发飙,可是给了自己很大的面子,以前的苏蚩可不是这性子。听说苏蚩前段时间入了天邪外门,莫非是因为这一点导致性子大变?

徐娘心中在琢磨,不管是不是这样,她都要好好审视一下这事。叫来龟公往天邪外门苏蚩的小院送去了一千两银子后,徐娘低头看着李满先前搂着的美娇娘。

“丽娘,芝兰阙你不能待了。李满看起来挺喜欢你的,让他拿三百两银子来给你赎身吧。”

丽娘听了前半句,感觉浑身力气要被抽空一样,可是徐娘的后半句,让她欢喜的无法相信。

“丽娘谢过老板大恩!”

徐娘不愿意再生因果,与李满有关的人还是尽早让她消失的好。见到丽娘感恩戴德的跪下,徐娘微微点头,飘然而走。这件事芝兰阙总算完美地抽身了。

……

地子号房间里,一位膀大腰圆的汉子望着楼下,表情有些疑惑:“苏蚩竟然走了?”

他那双毛茸茸的大手伸入身边女子的胸口中,狠狠地捏了一把。齐明也有些纳闷,苏蚩没来玩玩是他始料未及的。今日地子号房的几人,专门点了苏蚩经常叫的几位姑娘,本来打算看看苏蚩是什么表情的,可是苏蚩压根连楼都没上。

莫非他发现了自己的意图?不可能的。

“万兄,既然苏蚩不来今晚你就好好滋润一下这位小娘子好了,齐某还得候着天字号那位爷,就不陪你了。”齐明出身儒道,自恃清高,芝兰阙这种地方齐明本来就不喜欢来,若不是今日作陪天字号那位爷,他也不会自降身份。

见到齐明走后,其他几位少年也相继离开,姓万的汉子看着满屋子的美娇娘,索性舔了舔舌头,一股脑地全部搂住,带她们往内屋走去。

……

“怎么了少爷,莫不是还在生气?要不然属下去教训那胖子一顿?”

路上,今日没有发挥出一点作用的韩浩有些不太满意,从踏入武师级后,他体内的好战因子逐渐上涨。

苏蚩摇摇头,今日的一切他觉得有点古怪,可又说不上为什么古怪。

前身的思想单纯,草包一个,除了争风吃醋什么本事都没有,他从继承的记忆中查探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今天他来芝兰阙看到齐明的时候,就觉得哪里有些问题。

芝兰阙并不是凤鸣城最好的**,春暖楼就比它高出不止一个档次,齐明那种伪君子卫道士向来不喜欢,可今日他却出现在这,是为什么?

苏蚩想来想去觉得齐明起码不是因为自己才来的,否则也太巧了,再说即便他对桃李有点意思,可自己也不值得他这么大动干戈。到底是哪里不太对劲呢?

快走到院子的时候,苏蚩突然一凛,回头问道:“韩浩,我以前逛芝兰阙的时候一般都在哪留宿?”

韩浩一愣,见到少爷一路上沉思,以为他在想一些重要的事情,但没想到是这种事。

韩浩说道:“以前跟少爷出来的都是雷铜大哥,属下并不知情,不过属下听说少爷常去天字房。”

天字房?

苏蚩一拍额头:“这就对了!”

齐明那种身份的人才在地字号房,那天字号房难道今日有贵客?自己平时去芝兰阙的时候都能独占天字房,今日为何会有人会去这种地方?

天字房独占一层

玄荒蚩尊  第三十一章,风云将起

,而地字号房可是分甲乙丙丁四间,齐明在地甲房中,看里面光影交织,想必还有其他人在,到风月之地那种地方除非是有特殊癖好的家伙,怎么会还有其他人陪着?起码齐明这种人表面上不会这么干,那就只能证明他是来作陪的,或者是在地字号房等人的。

苏蚩现在有些好奇,不知道今日是谁在天字房里。齐明那种刁儒都地作陪,那人好大的面子啊。

“韩浩,你不用跟我回去了,现在你去芝兰阙门口等着,帮我看看齐明和谁一块出来的。主意隐匿好,应该有高手在。”

苏蚩有一种感觉,齐明这种人为了在半年后的梧桐法会上大放异彩,估计会拉拢一些人,而自己要在这里站稳脚跟,也需要尽快找个势力靠住,现在要做的就是得摸清楚凤鸣城交错的势力关系。此次马场之事已经是一个很不好的预兆,哪怕苏蚩离开苏家,也有人忍不住开始动手了。苏蚩知道若是苏家在自己眼前被摧毁,对自己的道心将是一个莫大的打击。这种事情绝不能让它发生!

韩浩见到终于有了事干,还听说有高手,兴奋地一诺扬长而去。

看着韩浩离开,九元蟒让几个手下也先回去,眉头一挑问道:“你怎么现在开始关心俗事了?”

苏蚩将苏家马场被劫的事告诉了九元蟒,然后说道:“我感觉苏家发生的事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搞风搞雨,恐怕和我们抓到何冀有关。还记得云立吗?他都被人杀掉了,苏家五位忠奴除过韩浩跟了我出来,只剩下三个,现在的气氛恐怕很不好,这些人这么对待苏家,让我很想尽快了解一下到底是谁在幕后指使啊。”

九元蟒沉思道:“或许这件事很容易查到。”

苏蚩一笑:“我知道你要干什么,你那妖瞳虽然神奇,可是俗世的事还是用俗世的方法解决的好,再说你又不知道是谁干的怎么施展瞳术?若是胡乱施展被有心人发觉,对你并不好。现在我们没有可以依仗的东西,可不是呼风唤雨的尊者了。”

九元蟒哈哈一笑:“老蛇我虽然生性胆小,可我毕竟是蛇王,王者牧百族知天命,极善心计,这时候并不是我们该胆小的时候。知道你这一世有牵挂难斩,老蛇我今日还你个人情。不就是寻找马场黑手的线索嘛,小事。”

苏蚩有些纳闷,虽然九元蟒的妖瞳之术比自己的惊神刺多了几分神通,可是总得找到人才能施展吧?他哪来的信心找到线索?

苏蚩疑惑的时候,突然见到九元蟒吐出舌头,发出一阵嘶嘶之声。脑中豁然明悟。

蛇吐信子!

“我怎么忘记你的本体了,该死。我已经被逐出苏家,不适宜白天行动,今夜我们就去马场,搜索一下线索。此事关乎我的道心,不容马虎。”

……

……

衡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衡阳治疗阴道炎方法
衡阳治疗阴道炎费用
衡阳治疗阴道炎医院
衡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