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黑龙江信息网 > 时尚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67章

发布时间:2019-09-26 04:32:48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67章

刚刚走到门口,一手握住门把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67章

,陈兴几乎是要打开门的一瞬间就停住,站在原地迟疑了一下,陈兴又走了回窗口,朝楼下看着,在宾馆楼下徘徊的身影依旧,陈兴刚才认出了对方,正是昨晚他在湖边碰到的那女学生,此刻对方在宾馆门口徘徊着,并且不时的朝宾馆里面张望着,陈兴沉思着,对方很有可能是来找自己。

转身走到柜子旁,陈兴从自己的行李包里拿出了一本笔记本,从上面撕下了一张空白纸张,随意揉成了一团,状似一个小纸球,陈兴再次走到窗前,对着女学生的方向扔了下去,以此来引起对方的注意。

小纸球在半空中受到风力的牵引,歪歪斜斜的往下掉着,好在陈兴扔的也不准,被风一吹,歪打正着的落到女学生身边一两米的距离,从楼上掉下来的小纸球明显是引起了女学生的注意,对方微微一怔,并没有俯身去捡,而是抬头疑惑的看向了楼上,这是人的一种本能反应,对于莫名掉落的东西总是想探知其出处。

陈兴见对方抬头看上来,伸起手朝楼下的女学生挥着手,将早已准备好的第二个小纸球扔了下去,同第一个不同,里面写了东西。

先后掉下的两个小纸球让女学生微微一怔,两个都捡了起来,一一打开时,女学生就发现了其中的不同,将空白的那张纸扔掉,女学生看着第二张纸上写的内容,上面写了陈兴的,陈兴让女学生找个没人的地方给他打。

看着陈兴所写,女学生照做了,左右看了看,女学生往校外走去,在校门口对面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陈兴打了,“您是部里下来的领导?”

“算是领导吧。”陈兴笑着回答着对方的话,“我看你在宾馆门口站了一会了,是要找我?”

“嗯,我们能找个地方见面吗?我想跟您谈谈,关于我们学校最近发生的几起跳楼事件,我知道一些内情,我想跟您说,希望您能主持正义。”女学生的声音隔着的听筒传到了陈兴的耳里,陈兴能感觉到对方一个女孩子的无助和伤感。

“在里说吧,我不大方便出去。”陈兴无奈的说着。

“您是部里的领导,难道您连倾听一个手无寸铁的女生诉说真相的胆子都没有吗?您知道吗,跳楼的学生都是被被逼的,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在做无声的抗诉,那是活生生的三条生命啊。”女学生乍一听陈兴表示不出来,情绪陡然激动起来,声音更是隐含着哭腔。

“啧。”陈兴砸吧了嘴,心里头那个苦笑就别提了,一不小心就被人家一个小姑娘鄙视了,陈兴摇了下头,耐心的说道,“小女娃,我要是真不想管,你说我给你号码干嘛?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应该看到了,瞧我一个部里下来的领导,都不小心让人给当成打了,所以你应该明白你们学校最近的情况,外头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的行程,你说我要是出去,你还能跟我说啥吗。”

“您…您是说有人会跟踪你?”女学生总算不是太笨,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小女娃,你也不用一口一个您了,我姓陈,你喊我一老哥就可。”陈兴笑了笑,女孩子的胆量还是让他很欣赏的,在这种情况下敢为自己的同学出头,也算是冒险了,秦建辉身为学校党委书记,还不知道在学校实行了怎样的高压政策,想必大都是学生都是噤若寒蝉,对方一个女的敢站出来,尤为可贵。

“那……那我就喊您陈大哥了?”女学生似乎没有想到陈兴如此的平易近人,声音有点惊喜,很快就道,“黄老哥,那您是真的想管这事了?”

“你要是这样不相信我,那我就挂了。”陈兴装着不悦道。

“别,别,陈大哥,我相信您。”女孩子急了起来,生怕陈兴挂了似的,竹筒倒豆子般就讲了出来,“陈大哥,昨天中午在上曝光的帖子您看到了没有,那上面写的都是真的,那第一个跳楼的学生,我跟她就是一个班级的,我俩平常的关系最好,她有心事都会跟我说,她曾经跟我说过,自己被秦守正那个禽兽给玷污了,就发生在秦守正所在的教职工宿舍里,当时是秦守正以有事找她为由,把她给叫到宿舍的。

在宿舍里,秦守正又说请她吃饭,早就准备好了一桌饭菜,她当时虽然有疑问,但也没想到秦守正竟然会下药,秦守正让她喝酒时,她警惕的没喝酒,但秦守正拿出学生科长的淫威逼她喝,说不喝就是不给他面子,我那朋友最后才只答应喝一杯,她的酒量其实还可以,也不觉得喝一杯就会醉,哪知道喝完就不省人事了,秦守正在她昏迷的时候把她玷污了,还录下了视频。”

女学生说到最后,声音几近哽咽,“后来秦守正那个禽兽就是用那拍下的视频威胁她,屡次逼迫她跟他发生关系,要不然就要将视频发到上,让所有人都看到,她就是因为被逼,才三番五次的被迫跟秦守正发生关系,秦守正那个变态还经常虐待她,她的身上留下了多处伤痕,不是被皮鞭抽的,就是被蜡烛滴的,都是秦守正那个畜生干的。

那些伤痕,我都看过,她每次跟我说起这些,都是一直不停的哭,我经常劝她去报警,她说报警没用,秦守正是校党委书记的儿子,秦守正还扬言说他大伯是省里的高官,不怕她去报警,她要是报警了,就要报复她的家人,她就是这样不堪受辱,又没办法报警,绝望之下,才选择了自杀。”

女学生已经哭了出来,“刚开学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劲,她跳楼的前一天,我还跟她开玩笑说刚过完新年要开心一点,人要有精神气,不要死气沉沉的,她说与其活着遭罪,不如死了一了百了,我当时一问,才知道她一来就被秦守正喊过去了,那天我很气愤,一直拉着她要去报警,她不肯,我只好开导她,让她不要往要极端的方向想,没想到那一面成了永别,她隔天早上就跳楼了。

第二天我才知道,她前一天晚上没回宿舍睡觉,我知道她肯定又被秦守正叫了过去,刚开学第一天,秦守正就找上她了,过了一个寒假,秦守正依然不放过她,而且还变本加厉,身上的伤原本都差不多好了的,仅仅只是开学第一天的那个晚上,她身上的伤痕胜过以往,一处一处的淤痕,全都是被秦守正拿皮鞭抽的。”

“她跳楼身亡,警察总有过来,没在她的尸体上发现异样吗?”陈兴轻声问着,紧握的拳头上青筋暴起,只是单纯的听对方口头诉说,陈兴已经被勾起了滔天的怒火,禽兽!

“我不知道警察有没有发现尸体的异样,但这里面肯定有阴谋,那天上午我在上课,下课回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宿舍有人跳楼,但宿舍楼前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只留下一片湿漉漉的地板,听说是学校让人把血迹冲洗干净了,而尸体也被警察带走了,我发了疯的往公安局跑,想见她最后一面,最后愣是被警察拦着,警察不让见,说是已经拉去火化了。

陈大哥,您说这种结果正常吗,如果不是有人想掩饰什么,何至于把尸体匆忙的拉去火化了,陈大哥,您说这世界上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

为什么坏人到现在还能逍遥法外,我的朋友他跳楼了,但秦守正依然如同没事人一样继续干着伤天害理的事,他又找上了别的女生,又害了一个女生跳楼,两条人命就这样没了,第二个女生的男朋友为自己的女友奔走呼喊,向学校反应,向公安局报案,但得到的是一顿报复毒打,以至于一个年轻的生命又走上了不归路,秦守正却还好好的在外面逍遥着,陈大哥,您说,这个社会,就真的如此黑暗吗,还有没有人能主持公道了,法律还能相信吗?”

陈兴沉默了,他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女孩的话,他是体制内的一员,确切的说是统治阶层的一员,他是既得利益者,享受着权力和特权带来的便利,他同样深知法律的所谓平等和自由是多么可笑,事实上,法律并没错,错的只是人治凌驾于法治之上,个人意志凌驾于制度之上,当权力的运行缺少有效的制约和监管,一切黑暗,由此而产生。

“陈大哥,这样的事,您管吗?您是部里下来的领导,您会坐视这样的事不管吗?”女孩子的话在陈兴耳旁回荡着。

“不会,我一定管,一定管。”陈兴低声呢喃着,这是他给对方的承诺,同样是给自己的良心一个交代,他也有混蛋的时候,也有以权代法的时候,但他,还有一颗辨别善恶的最起码的良心,这种事没碰到也就算了,既然碰到了,陈兴无法做到不闻不问。

怀化治疗睾丸炎方法
怀化治疗睾丸炎费用
怀化治疗睾丸炎医院
怀化治疗龟头炎方法
怀化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