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黑龙江信息网 > 时尚

北京15户居民因甲型流感被就地隔离

发布时间:2019-11-20 03:27:53

北京15户居民因甲型流感被就地隔离

一辆警车把守在胡同口。本报朱嘉磊摄

隔离者各刷各锅,各炒各菜。本报朱嘉磊摄

昨晚,值班人员仍在坚守岗位。本报周民摄

一家人生活如常。本报朱嘉磊摄

本报讯7月3日中午,在南湖中园小学出现聚集性发热疫情两天后,给该校一名学生当保姆的李女士被确诊为甲型H1N1流感,随后她的丈夫和3岁大的儿子也先后发热被确诊,一家三口被送至医院。其居住地朝阳区来广营善各庄村231号(共12户)以及后院3户邻居被隔离。

据被隔离的一名村民称,7月3日中午12点左右,善各庄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通知住户要进行紧急隔离,随后善各庄派出所赶到现场,在隔离区外围拉上了一条写有“甲型H1N1流感可防可控不可怕”的红色条幅,把近100米长的胡同封锁,并派专人把守。

当天晚上,村领导给15户人家每户都送去了一袋面粉、一桶油,还有鸡蛋、猪肉、茄子和土豆,供大家在隔离的日子里食用。这些食物被放到了隔离红线处,每家每户自己领取。

每天,善各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王大夫,会戴着口罩站在红线外,将一张身体状况表交给隔离区选出的代表田先生,由田先生去监督每家每户测量体温,将数据填好后再交给王大夫。

昨天,在隔离区外看到,在胡同里,不时有居民从屋中出来乘凉,还有一名家长在胡同里陪着孩子骑三轮车。善各庄村村委会一位负责人称,从隔离到现在,20多名隔离者均未出现发烧等流感症状。这位负责人表示,如果一切正常,将于今日撤销隔离。

虽然村内出现隔离区,但附近居民并没有戴口罩。离隔离区只有十几米远的住户申女士告诉,他们村里许多人都知道这里被隔离了,但大家并未恐慌:“我们已经相当了解甲型(H1N1)流感了,它并没有想象中可怕。”

隔离者讲述

公厕也被“隔离”

陈林一家是被隔离的家庭之一。陈林说,村领导通知要隔离时,他第一反应是看自己的家人是否发烧,确定体温正常后才松了一口气。

被隔离后,陈林不让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出门,实在有事要出去,他会很快冲出去,以最快的速度回来。

陈林是空调安装施工队的,被隔离的这几天频频接到客户的,均被他以身体不适为由,一一推辞。陈林每天都趴在窗户边观察,他最担心的是再出现一个体温异常者,那样他们将会再被隔离一段时间,他生意上的损失便会更大。另外,陈林说,231号院内没有厕所,平时大家都去胡同口的公厕,但这个公厕在隔离红线外。“我只能拿一个桶暂时装着,不过,味很重,都快受不了了”。

探访把守者

村民给值班者送板凳

昨天晚上10点半,在胡同口看到有3名穿着治安服装的工作人员在把守。他们都是善各庄村的联防保安,每天分3班轮流值班,确保24小时有人看守。一名张姓保安告诉,他已经连续3天在凌晨3点以后回家了,家里正上高中的孩子每天晚上都坚持等他,“虽然心疼孩子,但是没办法,必须得守在这儿,确保没人出来。”老张说。

昨晚本市下起雷阵雨,保安们只能躲在屋檐下避雨,有村民给他们送来了几张小板凳,让他们坐在屋檐下边躲雨边休息。好多村民都在心疼地问:“又要守一个晚上吧?累不累呀?”本版采写本报实习王奕

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安徽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天津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福州市传染病医院怎么样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朱良玉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