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黑龙江信息网 > 星座

大盗尊第8章福利

发布时间:2019-11-20 00:47:31

大盗尊 第8章 福利

穿过荒地,是一片草原。

青草茂盛,广袤无边,一条河流如白色丝带穿越而过。

李扬用河水将浑身上下清洗了一遍,换了件金展标志性的金色长袍,又从他乾坤袋中掏点喝的吃的。

实际上自服用化龙果后,他一连几天没有饥饿感,这会儿纯粹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将沾满油的手在衣服擦几下后,他又打开乾坤袋,摸了半天,掏出一根锥子。

不,确切的说是一根钉子,有点大,近三十厘米长。似石,却不像石头那样暗黑不溜秋,似玉,但又不像玉那般玲珑剔透。

这是禁制消失后留下的唯一东西,但李扬实在看不出来这东西有什么特殊之处。

“不会是拿错了吧?”

他使劲掰了两下发现掰不动,想了想,咬破食指滴了两滴血。

小说里不都这样写的嘛!

钉子暗淡无光,于是他又滴了两滴,接着又是两滴,两滴……

“我去你妈的!”

一直都没什么动静,李扬气的一把将这破钉子扔了。

钉子被扔在五米外,但就在它即将落地时,忽然爆发出一道乌光。

“咻!”

李扬还没反应过来,钉子“砰”地一声撞在他眉心处。

瞬间,大脑失去意识。

……

一夜后,李扬拖着伤体,跟在一群人后面。

“快走!”

这时,一只脚踹在屁股上,他当场摔个狗吃屎。

他趴在地上,回眸盯着那正漫不经心收脚之人,心底顿生一股杀机,但最后还是咬牙忍住了。

“妈的!”

李扬很憋屈,一身的宝贝都被搜刮了,连他身上那件宝甲也没躲过,他什么时候这么惨过?

忍气吞声可不是他的性格,但是眼下,他还真没办法。

他身上的伤势刚刚开始愈合,动手肯定占不到便宜。

“操!老子上辈子到底造的什么孽?竟沦落到这种鬼地方来!”

就昏睡了一夜,醒来后竟成了人家的奴隶,还特么没有力气反抗。

这剧情跳跃地太快了,有这么折磨人的吗?

“哼!倒是挺能忍的!”叶青握剑的手掌松开,他一直等着李扬冲上来,那样他就有击杀他的正当理由。

这次顺路捡的一个奴隶竟有化龙果,那等极品灵药连他家公子都无比眼热,他一个仆从有何德何能拥有此等灵物?

可又有哪个不想据为己有?

“我倒想看看你能忍到几时!”叶青冷笑,回头跟上那位负责领头的同伴。

有此人在侧,他如果做的过火的话反倒会引起对方注意。

一直等他走远,李扬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后背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了一大片。

跟他同样遭遇的人还有十几个,他问向旁边的同伴:“知道那王八蛋是什么人吗?”

“你小声点!”

那人立刻做了个禁声动作,向四周扫了一眼,小声说道:“此人多半是来自某个世家大族!”

李扬脸色一变,小胖子当初可不是这么跟他说的,根本没提到过什么世家大族,一直吹嘘自家身后的家族如何如何。

事实上,神墟每次开放都有很多势力介入,但近千年来,不少大势力都在神墟空手而归,反倒损失很多精英子弟,于是渐渐不再参与。

以前周围的一些小势力没有机会介入,等大势力撤出,他们岂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几百年来,这里俨然成了小胖子身后几家的后花园。

李扬对这里的世家大族没什么概念,但无非跟地球那边势力差不多。小地主平时作威作福,一旦某个钦差大臣降临,只能夹起尾巴。

“搜刮东西就算了,他们抓我们做什么?”他又问道。

那人摇头,表示不知,不过言语中透露出可能给人当奴隶,也可能当探路石,但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草原上的清晨很美。

天蓝蓝,云悠悠,草青青,如同一副水墨画。

一伙人沿着河流一直往前走,直到傍晚才停。

这一路上,叶青没少对李扬拳打脚踢。要不是早前那枚化龙果将他底子打磨的很好,恐怕断骨又要新添上几根。

好几次,他都忍不住要出手,但在见到叶青一指将一个偷跑修道者点死,他觉得还是暂时放过这王八蛋,让他多活一会儿。

晚上休息,每个人只领到一件兽皮垫子跟小被,以及几块肉干。但到了李扬的时候,只有一件兽皮垫子,连吃的都没有。

叶青随手将东西丢在他面前,又拿出一块肉干,凑在他耳边说道:“想吃?叫三声‘爷爷’就给你!”

李扬五指攥的“嘎嘎”发响

,但脸上却一副白痴的表情,问道:“公子说啥?”

叶青一张脸被噎成了黑炭色,冷哼了声,扭头离开。

“操!这王八蛋想杀我!”叶青一直在逼他出手,李扬就是傻子也看的出来。

有这么一个时时刻刻想要自己命的人环伺在侧,后面的路恐怕更加不好走。

没有别的方法,他只能尽快养好身体,当然能顺带着能把实力提上一点更好。

突然,他想起那根钉子,于是将意识集中到脑海。

顿时,一片灰蒙蒙的空间出现,看不见边界,而钉子就悬浮在半空,不升不坠。

同一时间,四周的一草一石在他脑海显现,并且,蚁虫搬家打闹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李扬欣喜,这玩意不就等于他多长了一副耳朵眼睛嘛,他喜欢。

不过,他只能探查到三米范围,再远的话就“看”不清了。

而后,他尝试着用意识驱使那根钉子,但它一动不动,像个活菩萨一样。

“这福利也太少了吧?”李扬忍住没发作。

这根钉子很可能是把钥匙,传承还需要它指引打开。

没有对钉子继续压榨,他盘膝而坐,双目微闭,运行祖师爷留下的那套呼吸吐纳术。

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

听着自己的呼吸,李扬心神空明,内心一片宁静。

他并未察觉,随着他的呼吸,脑海中的那根钉子忽然旋转,似定海神针在搅动风云。

四周,草木精气源源不断地向他涌去,竟形成了一道实质的风,并随着呼吸进入他体内。

这一切李扬看不到,但他觉得前所未有的舒服,仿佛置身于一片温泉之中,伤口也没那么疼了。

后半夜,夜色如水,一片漆黑,注定不平静。

“死!”

“砰!”

……

一阵撕打声响起,仅持续不到一分钟,就戛然而止。

李扬眼皮都没抬,白天就有人逃路了,晚上更会如此。

他实际上也想过晚上溜走,但他那好东西都在叶青身上。好歹是辛苦所得,哪能就这么被人拿走?

再者,这溜走的人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了。

“咻!”

突然,一柄利剑射向李扬后胸,并且直指心脏。

李扬一个激灵,迅速侧开身体,那柄利剑“唰”地一下插入他脚前,一米多长的剑刃直接没入了地下。

他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是早有预谋啊,若不是他感知力今晚大幅度提升,未必能躲得过去。

“是这狗日的搞的鬼!”李扬发现叶青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妈的!老子也没抢他老婆啊,这王八蛋怎么一心想杀我?”

他想不明白,但这时候不是想这事的时间。叶青已经出手了,这招不成,肯定还有后招。

于是,他揉着惺忪的眼睛,四处张望,嘴里说道:“咋回事啊?这是咋回事?”

“他是真的傻,还是装的?”叶青眸子明灭不定。

“叶青!你杵在那儿做什么?又有一个人溜走了!”

叶青还想出手,但听到同伴的呼唤后只好作罢,拔出插在地上的长剑追杀另一人去了。

骚乱持续了近十分钟,终于停止,原先十六七个奴隶只剩下了八九个,其他的都躺在地上。

李扬在这几具尸体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个早上还跟他一块儿擦寡聊天的少年。

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年,放在现代社会哪个不是家长眼里的心头肉?如今却沦为了一具尸体!

“妈的,这也太不把人当人看了!”

什么“人命大如天”,他在这里见识到的是“人命如草芥”!

思想这玩意,总归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慢慢就习惯了。

在一番恐吓、教育、保证后,这次骚乱最终就这样过去了。

后面几个小时,李扬继续呼吸吐纳,但没忘记关注叶青。

叶青果然对他念念不忘,每隔半小时就会往这儿看一眼,他几乎是在提心吊胆中度过这后半夜。

经过一夜的调整,李扬一身轻松,伤口不像昨日那般疼了,相反,胸口有点发痒。

这是伤口在愈合的迹象。

他有种直觉,用不了一百天,顶多半月,他就能恢复如初。

“应该是化龙果在起作用!”他没想到其它。

简单对付了早饭,剩下不到十个人继续上路。

过了八九点,阳光开始变毒,这时从天另一边走来一群人。

十五六个,各个无精打采,有的身上带着血迹,而负责队伍的是两个跟叶青同样装扮的人。

两方人马汇聚在一块儿。

李扬忽然觉得昨晚没有离开可能是个错误,现在更不好溜走了。

逼近午时,前后又有三波人与叶青汇合,人数达到了五十。

李扬竟在人群中看到了小胖子雷人,一股复杂的情绪油然而生,不知是惊还是喜。

小胖子似哔了狗,怎么他娘的到哪都能遇到这死变态?

他想方设法躲开,但哪能躲得了。李扬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他立马转头叫“哥”。

叙了旧,李扬向小胖子打听这群人的目的。他估计小胖子会知道一点,但小胖子也不清楚。

实际上小胖子也很冤,昨日他午饭正吃的好好的,结果来了一人直接把他抓走了,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到现在他还有点云里雾里。

一群人踩着青草地,沿着河边一直走。

终于在第五日下午,众人到达了目的地。

小儿癫痫主治的方法
连云港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遵义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
深圳市福田区慢性病防治院
海口市妇幼保健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